江苏出台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实施方案
2022-03-29 10:44: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是促进“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的关键。最近,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江苏省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实施方案》,明确目标:到2025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制度框架初步形成;到2035年,全面建立完善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南京市高淳区、溧阳市、徐州市贾汪区……我省多地纷纷走到舞台中央,积极探索绿水青山“变现”之路。当前,“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还有哪些难题?下一步,我省将如何推动这一重要创新机制落地?记者近日进行多方探访。

初探:绿水青山蕴藏经济价值

阳春三月,花开烂漫。在南京市高淳区经营民宿的缪慧,忙着更换花园的喷淋系统。“郁金香、洋水仙、喷雪花、绣线菊……院子里种的花都是我精心挑选的。”她对记者说,“环境是高淳民宿的卖点之一,虽然现在受到疫情影响,但我们也在为后续的节假日旅游做准备。”

好山好水好空气,已成为高淳的生态名片。高淳拥有“三山两水五分田”“两湖一江抱一城”的独特生态禀赋,生态环境质量指数居全省前列。但这些资源究竟价值几何,过去并无标准,也无“算法”。为摸清家底,给生态产品贴上价格标签,高淳推动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2020年9月发布全省首个县域GEP核算标准体系。去年7月,南京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技术规范》发布,成为全省GEP核算领域的首个地方标准,高淳区政府被纳入GEP核算国家标准起草单位。

GEP考核指挥棒,就是要把“两山”理念融入政府各个环节的工作,也让生态资产保值增值。南京市高淳区常务副区长贾晨说,GEP核算让生态产品有了初步的价值评估方法。去年4月,高淳区出台GEP专项考核意见,试行GDP和GEP双核算、双评估、双考核制度。经测算,2020年高淳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约为1656.07亿元,约为当年全区GDP的3.2倍,较2019年增长5.1%。

生态产品,不仅要能摸清底数,还要能到市场上交易。

拥有“三山一水六分田”的溧阳,率先探索生态产品交易。常州市副市长、溧阳市委书记徐华勤介绍,生态资源于溧阳而言,就是一条“金扁担”,一头挑着“绿水青山”,一头挑着“金山银山”。溧阳积极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创造性提出建设“生态产品交易市场”,以市场化为导向,构建政府主导、多元主体参与的生态保护模式。

2019年,溧阳对天目湖流域污染排放和容量占用进行评估。“首先围绕水来做,生态容量的测算参考地表水Ⅱ类标准,将总氮、总磷、氨氮、COD等指标整合成当量。”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流域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李恒鹏介绍。在此基础上,溧阳建立了生态产品交易平台,以天目湖水质整体向好为前提,引导生态容量交易,让保护者受益、使用者付费。

2020年9月,溧阳市社渚镇整治退出580亩青虾养殖污染区,形成93千克生态容量增量,进入生态产品交易市场。与此同时,溧阳涵田度假村酒店要发展高端康养项目,预计将占用34千克的生态容量,愿意通过交易平台购买。“一退一进”间,生态产品交易完成了首次尝试。“退出方保护了环境,同时有收益补偿,整治的钱原本全部由政府承担,现在企业可以通过交易分担部分,实现生态保护的多元化投入。”李恒鹏说,“交易还发挥了市场优化配置作用,促进低效经营主体退出、绿色高值经营主体进入。”

徐州市贾汪区素有“百年煤城”之称。2011年以来,国家每年对贾汪煤矿塌陷地投入1.7亿元进行生态补偿修复。贾汪按照“基本农田改造、采煤塌陷地复垦、生态环境修复、湿地景观开发”四位一体模式持续推进煤矿塌陷地的系统修复与改造。其中的一项重点就是对面积1.74万亩的潘安湖采煤塌陷区进行整治,建成后的潘安湖风景区先后被评为国家级湿地公园、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等,助推百姓致富、农民增收。贾汪成功实现从“一城煤灰半城土”到“一城青山半城湖”的华丽转型。

破题:生态产品“变现”还需努力

碳排放强度、能耗强度显著下降;林木覆盖率提高到24%,自然湿地保护率达61.9%;长江江苏段干流水质达到Ⅱ类,72.6公里生产岸线转为生活、生态岸线……近年来,我省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如何更好统筹生态保护修复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通过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已经勾画了美好的愿景,但是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放大乘数效应,仍然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度量生态产品。业内人士指出,生态产品种类繁多,每项产品的价值转化方式不尽相同。生态物质产品,比如农产品,很容易变现。相比之下,人们对水质、空气、气候等生态调节服务产品的感知较弱。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治理,受益方没有付出相应使用成本,这种生态保护方式不一定可持续。

——交易生态产品。李恒鹏发现,生态产品种类繁多。一般来说,公共性生态产品,比如优质空气,其利用是非排他性的,政府有政策补贴支持;经营性生态产品,比如绿色农产品、生态旅游等,可以直接进入市场交易;准公共类生态产品,比如环境容量、林权、水权等,实现价值的难度较大,需要政府培育市场。

——变现生态产品。高淳区发改委副主任黄翔认为,当前全域覆盖的生态产品交易平台和服务体系尚处于起步阶段,增值手段、交易方式、补偿机制还不够完善,需要进一步健全生态资产资源经营开发、权益交易、金融支持和保护补偿机制,稳步尝试林权、水权等市场交易模式,加速建立生态产品供需精准对接体系。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首席专家成长春教授告诉记者,生态产品的度量、抵押、交易、变现等方面,仍需建立健全制度和机制层面上的保障。比如,生态产品价值度量需要建立核算体系、制定核算规范、推动核算结果应用。这些工作离不开数据的广泛采集,我省正在从制度层面推动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公司企业等多元主体之间的数据共享和持续更新。此外,目前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较为单一,今后要探索生态信用、生态交易机制,同步解决难抵押问题。

未来:转化“密码”在于机制创新

按照《方案》,我省将开展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省级试点。省级试点包括:围绕江淮生态经济发展在宿迁市及里下河地区的高邮市、宝应县、兴化市、金湖县开展试点;围绕沿江保护修复和绿色发展在常州市新北区、江阴市、张家港市开展试点;围绕太湖生态系统修复在苏州市吴中区开展试点……

一些试点地区,已经跃跃欲试。千垛菜花,早已成为兴化“金名片”。“兴化具有发展生态经济的良好基础。作为全省首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省级试点,兴化将结合本地生态资源类型,研究制定相应生态信用指标,促进生态信用指标交易标准体系的形成。结合里下河地区发展绿色低碳产业、提升生态碳汇能力工作,发展减碳增汇型农业,推动碳汇产品价值实现。”兴化市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王勇告诉记者,“我们还将推广应用智慧农业和绿色深加工技术,打造区域公共品牌,提升生态产品附加值。依托生态优势,大力发展康养产业,加快打通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

黄海之滨的大丰,有世界最大的麋鹿自然保护区、1000多平方公里的亚洲最大滩涂湿地。麋鹿、黑脸琵鹭、东方白鹳……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让大丰物种极为丰富。“下一步,大丰将继续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积极推进退渔还湿。”大丰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市里也谋划在沿海部分地区开展生态修复试点,在此基础上制订沿海生态修复规范标准、出台相应支持政策,聚焦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做好沿海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大文章。”

省发改委副主任王显东表示,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核心在于体制机制改革创新,需要上下联动开展创新试验,同频共振探索实践路径,要鼓励试点地区聚焦重点难点,解放思想、大胆创新,闯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新路子。

“试点地区发挥好制度实验田的作用,需要立足自身资源禀赋和发展实际,创造性地发掘生态优势、释放生态红利,加快形成可复制推广的经验。”成长春认为。具体而言,生态产品标识鲜明的地区可将特色、优势、主导、高效的产业作为突破口,加强区域公用品牌培育和生态产品标准化建设,逐步形成“公用品牌+产业品牌+产品品牌”三级品牌战略路径,并搭建生态产品资源供给方与需求方之间的桥梁,推进供需精准对接。

王显东还强调,不论试点与否,各地都要按照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工作要求,发挥政府和市场双重作用,去践行“保护者受益、使用者付费、破坏者赔偿”的理念,推进利益导向机制真正形成,促进生态环境从量变到质变的提升。

记者 王静 许海燕 沈佳暄 黄勇

标签:
责编:唐可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