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米之乡:愿用“无渔”换子孙“有鱼”
2020-07-08 11:22:00  来源:新华日报交汇点  
1
听新闻

根据农业农村部的通告,今年1月1日0时起,长江流域的重点水域将分类分阶段实行渔业禁捕,宣告“长江禁渔十年政策”的落地。

江苏省人民政府3日印发相关通知,明确长江干流江苏段,滁河、水阳江、秦淮河等重要支流和石臼湖等通江湖泊暂定实施10年禁捕,明年1月1日前,实现清船、清网、清湖,做到无捕捞渔船、无捕捞网具、无捕捞渔民、无捕捞生产;同时,省内34个国家级、省级水生生物保护区实行常年禁捕,水生生物保护区所涉太湖等湖泊其他水域年底前全面退捕。

连日来,记者在苏南多地采访,实地探访作为“鱼米之乡”的江苏各地,如何筹谋用未来多年的“无渔”换子孙“有鱼”。

禁得住,斩断链条倒逼源头“无渔”

7月7日一早,记者从无锡纺工码头登上一艘渔政船,前往太湖梅鲚河蚬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船行20分钟左右,除了领航船,江上看不到一艘渔船。

省渔政总队总队长王新勇指着远方一座乌龟形状的山体告诉记者,从乌龟山到拖山之间的10万亩水域正是保护区所在,乌龟山上设有雷达,增设“电子围栏”,检测、震慑非法围捕者。

在烟波浩渺的太湖,有3个这样的国家级保护区,占太湖面积1/8。太湖每年9月开捕,次年2月起禁捕。根据江苏最新出台的禁捕退捕实施方案,省内34个国家、省级水生生物保护区实行常年禁捕,水生生物保护区所涉湖泊其他水域年底前全面退捕,意味着未来太湖从季节性禁捕进入全面禁捕。

然而,靠一纸文件是无法彻底禁渔的。“无锡既要管辖35公里长的长江江阴段江域,也要管辖330平方公里的太湖水面,禁渔压力很大。”无锡市公安局副局长薛俊仁说,光今年该局就对非法捕捞犯罪活动立案侦办17起。

记者从省渔政总队了解到,今年长江禁渔以来,全省各级渔政执法机构组织开展日常巡护和专项行动1000多次,出动执法人员7300余人次、执法船艇1200余艘次,查处违法违规案件200多起,共没收渔获物700多公斤。

“面对屡禁不止、不断翻新的非法捕捞行为,必须加强与农业农村、渔政、海事、市场监管等行政执法部门的联动。”薛俊仁说。

细心的你可能已经注意到,如今生活中已基本找不得到挂着“野生江鲜”“正宗江鲜”牌子的店面,这正是市场监管部门“严打”的结果。

“只有斩断产销链、摧毁利益链条,才能真正‘禁得住’。”无锡市市场监管局局长许伟英说,未来还需强化对销售、养殖环境的监管,像养殖的“江鲜”可以学习阳澄湖螃蟹一样上“身份证”,杜绝野生鱼虾夹杂销售,倒逼源头“无渔”。

退得出,让上岸渔民生活“无虞”

常熟市浒东新村村民郭振祥家里世代打渔为生,这些年亲眼看着常熟浒浦港从上世纪90年代“一个潮水就能带来四五斤虾”,到出一次船抓不到几条鱼的全过程,也见证了国家退渔政策的步步推进。去年底,镇上来宣传全面退渔的政策,郭振祥于是“交了船”。

让他欣慰的是,今年小年夜,7万元的退渔补偿金就打到了卡上。“我们这里的渔民年纪大了,也不大高兴捉了。现在我和家主婆两个人都有养老和医疗保险,每个月还有退休金,我还可以到工厂去打打零工,上岸对我们影响其实不大。”郭振祥说。

这些年,江苏沿江沿湖地区一直在探寻妥善安置“洗脚上岸”渔民的方法,但这并不容易。

地处江浙交界、太湖“西走廊”的宜兴市丁蜀镇,辖内有3个渔业水产村,在当地停泊的渔民有255户,其中本镇在册渔民174户。副镇长曹晓平直言,让渔民上岸容易,但安于岸上生活很难。

当地一个渔民原来年收入二三十万元,退捕后有两年缓冲期,领最低工资保障,扣除按征地农民标准一次性缴纳的2万多元社保,每月收入只剩1200元左右。如果无法解决就业,生活差距还是较大的。

“科学安置,才能让渔民退捕后生活有奔头。”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主任徐跑,为中心所在地无锡给出建议:上岸渔民普遍文化程度较低,年龄较大,就业有困难,但他们都是江上“老把式”。除了常规的转产转业措施外,可以吸收有经验的渔民建立协助巡护队、水生动物救护队,参与长江渔业资源的巡护和科研监测,也是化解转产压力和多元化安置的一条路。

退捕,不能一退了之。

记者在采访中深切感受到江苏此次退捕禁捕的决心,但“一刀切”之余执行也需考虑到细节处。“本来太湖是9月开捕,如果今年马上退捕,渔民前期投入就打水漂了。”无锡滨湖区龙延村村民周根英希望,政府能就此采取适当举措或补偿。

养得好:避免“鱼米之乡”从此“无鱼”

古语说: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十年禁渔,因为长江已经等不起了。

徐跑正是五名联合提出“长江十年禁渔政策”建议的专家之一。他告诉记者,一段时间以来,长江已经陷入“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已到最差的“无鱼”等级。

眼下,从全国到江苏,淡水水产养殖规模都早已远超野捕,渔民数也并不多,人工养殖鱼类在经过多代繁衍后,不可避免会出现遗传多样性退化,10年时间,可以补充繁衍2-3代优质野生亲鱼改善种群。

“长江禁渔,不仅不影响老百姓吃鱼,反而有利于长江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徐跑给出一组数据:早在2017年初长江保护区率先全面禁捕之初,江苏段鱼种为48种,到今年已恢复到79种,超前5年最高点,效果立竿见影。

“还需建立覆盖长江江苏段资源生态一站式监测评估体系,建立养殖种和生态种的鉴定规范,从而保障禁捕和增殖放流效果。”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张建军建议。

作为渔业大省,以禁促保,最终是为了实现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应一边涵养种群和生态,一边探索渔业新型化。”太湖渔管办主任王小林说,太湖每年可向社会提供7万吨水产品,在太湖渔业资源确保有效再生的前提下,可借鉴千岛湖等成功转型的湖泊渔业模式,开展以可配额、可控制、可轮作生产为前置条件,以渔民合作社或国资控股的捕捞公司为主体的限额、限区捕捞的资源利用新业态。

标签:
责编:唐可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