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重点关注 >正文

美经济学家呼吁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去政治化 寻求世贸组织规则解决

来源:国际在线   2018-03-28 18:05:00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美国记者 刘坤):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宣布依据“301调查”结果拟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做法,美国经济学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史蒂夫汉克表示,美国的贸易逆差是一个“美国制造”的问题,跟中国完全没有关系。汉克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特朗普政府不应该将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政治化,而是应该寻求在世贸组织框架内通过法律途径协商解决与中国的贸易纠纷。

  史蒂夫汉克曾经在里根政府时期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任职,作为总统最重要的两大经济顾问班子之一的成员,与国家经济委员会成员一起为总统制定经济政策建言献策。他现在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担任应用经济学教授。

  在采访开始他就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在基本原则上就是错误的。特朗普长期以来将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完全归结在中国头上,汉克认为这意味着白宫从总统到内阁官员到经济顾问都误解了国际贸易中的经济规律,都没有正确认识到美国贸易逆差总量以及对华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所在,“对国际贸易中最基本的经济规律和数学公式的无知,是特朗普政府的一个问题,当然这也不仅仅是这一届美国政府的一个问题。美国的贸易逆差完全是一个‘美国制造’的问题,这不是一个‘中国制造’的问题,也不是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制造的问题。美国的贸易逆差的总量是由美国决定,跟中国、韩国或者欧盟等等都没有关系。美国自1975年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对外贸易逆差了,为什么呢?跟外国人没有关系,是因为美国从政府到企业到个人都储蓄不够。我们投资远远超过储蓄,我们每年几乎都有政府财政赤字,这个投资和储蓄之间的差额就会决定我们的贸易逆差总量。”

  在汉克看来,特朗普政府现在对中国的贸易政策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对日本政策有着相似之处。他解释说,当时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占美国对外贸易逆差总量的比例超过了60%,美国因此采取“打压日本”政策,通过签订《广场协议》促使日元升值、要求日本引入“自愿出口限制”机制减少对美出口等方式,强迫日本降低对美贸易顺差。那么特朗普政府现在叫嚣中美贸易中存在“不公平做法”意味着美国政府已经从“打压日本”转向“打压中国”。

  对于这种做法,汉克表示反对,并解释说“打压中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不能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在这方面我要把我的立场说清楚,我非常反对特朗普政府现在的对华贸易政策。要求中国将对美贸易总顺差减少1000亿美元是他们的目标,但是这样做并不能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总量,对这个总量完全没有影响。举例来说,就算中国奇迹般的同意美方的请求,那么这1000亿美元很快就会转嫁到韩国、越南、欧盟等等头上,这个贸易逆差总量的大蛋糕的规模跟以前是一样的。”

  谈及中国政府对特朗普对华关税决定的反应,汉克认为目前来看中方表现相对克制,但是他分析说中国与日本不一样,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的回应较为软弱,中国政府不太可能采取同样的回应措施,这样来看他担心贸易战真的会发生,“上世纪80年代我们强迫日本停止对美国出口更多汽车,日本也同意了。但是我的担忧是,中国不是日本,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强有力的国家。中国现在的反应是温和的、克制的。但是我个人不认为中国会像日本一样接受来自别国的强迫行为。所以中美之间真的有可能会爆发贸易战,对这个我是非常担忧的。”

  除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汉克认为美国政府也要考虑对华加征关税的国际影响,他补充说本届美国政府已经将自己从世界自由贸易领导者的名单中排除掉了。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解决“301调查”中涉及的中美在知识产权、贸易等方面的摩擦呢?汉克认为美国政府应该放弃将这个问题政治化的做法,并暗指白宫不应该为国内政治诉求而向中国挥舞关税大棒,“这个问题现在已经被政治化了,这就是问题所在。贸易问题本来是有国际规则的,不同国家都应该遵守这些规则。事情本来就应该这么简单。”

  另外,汉克认为要想解决具体的贸易纠纷,美方应该寻求法律或商业的途径,在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框架内同中国协商解决,“在法律方面,我同意中国政府的做法,应该尽可能多地运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的法律手段。除此之外,也要重视合同法的作用,在巴黎的国际商会对于合同规定有很多处理办法,世界银行也有相关仲裁机构等等。总之美国政府应该诉诸法律和商业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商业问题。”

标签:

责任编辑:唐可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