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拍尾款未及时支付 珠海中富接盘方入局现蹊跷
2018-11-01 08:22:00  来源:中国证券报  
1
听新闻

  深圳国青近日以4.73亿元竞得珠海中富第一大股东捷安德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占上市公司11.39%股份。原本10月19日支付竞拍尾款,当月26日签署成交确认书。但截至目前,珠海中富两度公告披露交易尚无进展。根据竞拍条款,深圳国青早前交付的3850万元将面临罚没风险,竞拍管理人可以决定重新拍卖,且深圳国青不能参与新一轮竞拍。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深圳国青背后系梓盛发集团,后者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市场人士分析,此次入局或是相中珠海中富的优质土地资产。但熟悉珠海中富的人士指出,梓盛发集团如果真是相中这块“蛋糕”,应该不会出现不及时支付尾款的情况。

  或重新竞拍

  10月12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阿里拍卖平台开展“(破)深圳市捷安德实业有限公司名下珠海中富股票1.46亿股”项目公开竞价,深圳市国青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国青”)以4.73亿元胜出。

  竞拍公告显示,拍卖成交后,拍卖余款需在10月19日前一次性缴入委托方指定账户,付清全部款项后,深圳市企业破产学会和委托方分别负责向竞得者提供收款收据。买受人应在10月26日(遇节假日顺延)下午15时到深圳市企业破产学会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

  意外的是,竞拍程序并未顺利完结。珠海中富分别在10月25日和10月30日公告称,公司仍未接到破产管理人关于上述事项进展的通知。中国证券报记者联系破产管理方的王姓律师,该律师称尚未收到进一步的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国青本次报名缴纳的保证金3850万元将面临罚没风险。竞拍公告显示,买受人逾期未支付拍卖余款,委托方可以决定重新拍卖。重新拍卖时,原买受人不得参加竞买。拍卖成交后买受人悔拍的,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依次用于支付拍卖产生的费用损失、弥补重新拍卖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差价、冲抵本案债务人的债务以及与拍卖财产相关债务人的债务。

  入局动机成谜

  深圳国青为何竞拍获胜后未及时支付尾款,其入局动机目前来看仍是迷雾重重。

  深圳国青成立于2016年10月26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李晓锐。蹊跷的是,深圳国青参与本次竞拍前突击将公司注册信息进行变更。9月26日,深圳市国青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圳市国青科技有限公司,业务范围从原有的房地产开发变更为计算机硬件和软件技术、电子产品、网络技术、软件的开发;注册地由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福强路4001号文化创意园B座5楼迁移至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翠湾社区福强路4001号沙尾工业区306栋五层518。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李晓锐在两家带有“梓盛发”字样的公司任职,分别为深圳市梓盛发创意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汕头市梓盛发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天眼查检索发现,深圳市梓盛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梓盛发集团”)的注册地与深圳国青早前的注册地一致,均为文化创意园B座5楼。进一步查证获悉,李晓锐系梓盛发集团实控人李吟发之子。

  资料显示,梓盛发集团成立于1999年,总部设在深圳市福田区,现有员工800余人。公司主营业务涉及文化创意产业、健康旅游产业、房地产开发和金融投资等领域。集团旗下拥有深圳市世纪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深圳梓盛发创意文化有限公司、深圳粵信创意文化有限公司、河源市东江源温泉旅游度假村有限公司、广东梓盛发旅游综合开发有限公司、江苏梓盛发欢乐水城旅游有限公司、四川省梓盛发龙女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深圳市梓盛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华美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等下属子公司。

  市场人士分析,此次应是梓盛发集团参与接盘珠海中富大股东捷安德相关股权,看中上市公司的大量土地储备。根据媒体报道,珠海中富拥有地产总面积87.4万平方米,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可以处置的面积47.34万平方米。性质基本为工业用地,少数为综合用地。其本部的土地位于珠海横琴,占地270亩。

  但熟悉珠海中富的市场人士叶添(化名)并不认同前述说法。“珠海中富已经卖出一部分土地,现在大概有70多万平方米土地,从工业用地估值来看大概3亿元价值。如果转化为商业用地,将达到10多亿元。”叶添表示,梓盛发如果真是相中这块“大蛋糕”,应该会及时支付尾款。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捷安德相关股权第一次竞拍发生在9月17日至9月18日,起拍价为4.54亿元,仅一位报名者,且无出价记录,最终流拍告终。10月10日10时至10月12日进行第二次竞拍,该次竞拍吸引了包括深圳国青的两家竞拍方,10月11日两家各出价一次;10月12日上午9时27分开始,双方发起了14次竞价,最终深圳国青在竞拍结束5秒前以4.73亿元胜出。

标签:接盘
责编:中江网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