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舆情爆料 >正文

“押金去哪儿了”背后的共享经济诚信难题如何解?

来源:新华网   2017-11-24 09:53:00

  “快把我的押金退了,已经26天了!”在@小蓝单车官方微博下,这样的留言随处可见。从酷骑单车到小蓝单车,从友友租车到EZZY,关于押金的诘问此起彼伏。用户的押金究竟去了哪儿?共享经济诚信之困该如何破解?

  用户押金损失超15亿元

  记者通过整理公开报道发现,今年,有多达15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这其中包括6家共享单车企业、2家共享汽车企业和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

  今年9月底开始,小蓝单车就被指出现押金“退款难”问题。一家名为“聚投诉”的公益维权平台数据显示,截至11月20日23:00,“聚投诉”共接到关于小蓝单车的有效投诉5833件,其中841件获反馈解决,解决率仅为14%。

  而一款名为EZZY的共享租车软件在2016年3月在北京上线运行后,曾被许多用户评价“用户体验相当不错”,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用户充值押金使用软件。在今年10月底,EZZY运营团队突然对外发布消息称,团队已经解散,已停止运营。

  记者在社交网站上发现,有EZZY用户在10月初进行押金退还操作后,至今仍然没有收到2000元的租车押金。记者了解到,一些用户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追讨一直未被该公司退还的押金。

  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翼腾认为,诉讼的方式虽然理论上可行,但所要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太大。即使不考虑经济因素,用户最终拿到了生效的胜诉判决,但由于企业已丧失偿债能力,没有可供执行财产,能够执行回款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据业内人士估算,仅最近半年来,部分企业“倒闭”已造成用户押金损失超15亿元。其中拖欠押金总金额最大的是酷骑单车,数量约为7亿元,人均押金金额最大的是EZZY,单用户押金数为2000元。

  押金难退折射盲目跟风的“创新之困”

  从共享单车“攻城略地”般地抢滩一二线城市市场,到现在多家共享经济企业倒闭后引发的押金退款难题,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下共享经济领域盲目跟风的“创新之困”。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O2O部助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互联网创业项目前期主要依靠投资资金维持运作,待模式基本成熟后形成稳定的现金流最终实现盈利。而这是基于市场合理竞争的前提,无论是外卖补贴大战、网约车补贴战还是现在的共享单车等项目,都是盲目竞争的表现。

  陈礼腾表示,以共享单车为例,在国家有关规定出台时间较晚、实施力度还不够的背景下,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将用户押金作为重要的应急资金储备,在畸形竞争环境下,某些企业会采取铤而走险“搏一把”的策略,一旦“搏输了”,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今年9月,小鸣单车曾称,其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监管。但华夏银行方面表示,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酷骑单车身上。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也只是一般存款账户,民生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业内观察人士指出,创业者们应该从当下共享经济的押金风波中吸取教训。在项目规划时更多地着眼于技术引领,而不是一窝蜂地模式抄袭,然后妄图靠资本和铺摊子来占领市场,资金跟不上后,打起押金的主意。

  “免押金”是否能破解诚信难题?

  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同时要求企业对已经收取的用户押金建立专用账户,接受有关部门监督。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就已达到1.06亿,除掉当中部分可信用免押的用户,按一个用户缴纳100至200元押金计算,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就接近100亿。加上共享汽车及各类物品租赁,整个共享经济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预计在150亿左右。

  押金的产生,本意是为了化解交易过程中的诚信问题。因此如果有行之有效的信用体系的话,押金并非不可或缺。记者了解到,确实已经有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在免押金模式上先行先试,且收效不错。某品牌共享单车企业高级公关经理刘硕告诉记者,该企业与芝麻信用合作,已在上海、杭州、广州等25座城市推动共享单车信用授权免押金,引领行业走向“信用解锁”时代。

  目前,该企业已经为超过1000万用户免除了押金。刘硕认为,以“免押金”为主导的信用租借模式不管对于用户还是企业来说都有一定的良性功能,既保护了用户押金的“钱袋子”,也在引导用户为自己更积极的信用评分做出努力,从而更好地保护企业的车辆,同时维护良好的停车秩序。

  在免押金的模式下,即使创业企业真的出现经营问题,损失也不至于蔓延至用户身上,在小蓝单车的用户中,因为有100万左右的用户是凭借芝麻信用免押金骑行,因此避免了押金损失,虽然只是部分,但节省金额也达到了两亿。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希望进一步推广信用免押模式,甚至消灭押金。”

  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认为,共享经济在中国依然大有可为,但破题的核心在于信用建设。今天的共享经济门槛太低且边界比较模糊,如果不完善信用体系建设,会影响共享经济未来的规模和效率。

标签:

责任编辑:唐可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