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投资理财 >正文

专家谈去全球化现象:传统全球化不可持续 需寻新路径

来源:中新网   2017-04-28 20:40:00

  针对目前出现的去全球化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原中国社会科学院长副院长李扬今日表示,传统意义的全球化带有很浓的殖民主义色彩,难以为继,广大新兴经济体逐渐取得了主导地位。发达经济体所领导的全球治理体系已经到了末路,需要进行调整。

  中国社科院于28日下午召开《2017年中国经济前景分析》发布会暨中国经济形势报告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原中国社会科学院长副院长李扬。中国网 宗超

  作为蓝皮书主编的李扬在致辞时表示,对于目前出现的去全球化的一些现象,我们合理的解释,传统意义的全球化已经渐去势微,世界都在寻找新的全球化路径、寻找新的全球化方式。传统意义的全球化我们是经历的,它是规则先行的全球化,而且这个规则是基于发达经济体的国内规则。可以说这种格局带有很浓的殖民主义色彩,是殖民主义的底色,现在这种全球化继续不下去了。

  可以从两个方面探讨继续不下去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它引导的规则先行的全球化产生了一个它始料不及、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当广大新兴经济体被它用规则吸引来全球化体系之后,在这个规则下运行的很好,而且很快取得了主导地位。在传统情况下,发达经济体占有全球GDP的70%,新兴经济体占30%,从中国加入WTO开始这种情况就改变了,一直到2012年前后二者打平。

  在此之前,从增量来说,中国增量早就是第一,现在存量从2012年打平。现在发达经济体占40%,新兴经济体占60%,从原来的70%变成40%,这个变化太大了,它主宰不了这个世界。

  第二个原因,规则。全球治理体系是世界二次大战以后发达国家率领世界制定的,治理体系代表两个,一个是机构、一个是机构颁布的规则,还有一些最佳实践、国际惯例等等。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上几乎任何一个领域,有人统计大概70多个领域都有国际机构,大到联合国,小到粮农组织、劳工组织、妇女组织,每个领域都有一个机构,这些机构都是发达经济体领导的。这是全球治理的一个支柱。

  全球治理的另一个支柱,这些机构都有规则。这两个支柱的一套全球治理体系,一直运行的很好。但是现在礼崩乐坏!这个世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通过原来的体制机制予以解决,所以只好开峰会。但峰会同样解决不了,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年来峰会越来越多,但是能够解决的事情越来越少,这个世界面临着巨大变化。这是大致能够解释发达经济体所领导的全球治理体系,这样的全球化确实到了末路,需要进行调整。

  这个调整应当从积极角度去理解。所谓积极角度,全世界自从此次危机发生以来都在全球再平衡。再平衡是广义的,一是国内再平衡、二是全球再平衡、三是国内的发展和全球发展再平衡。从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发展方式转向科技发展方式,转到新常态这是国内再平衡。全球也是这样的战略,更重要的是国内发展战略要和全球发展再平衡。

  李扬接下来举了两个极端国家的例子,美国和中国。

  他说,美国在这次危机前已经完全失衡了,贸易巨额的逆差,对应的是巨额的债务,双逆差。它持续不了,于是爆发了危机。在危机之后,奥巴马政府以再平衡为口号登上历史舞台,他不断地压中国、压贸易顺差,减少资本流入,做了很多事儿。觉得这些事儿还不过瘾,觉得老的这套体系不能保证美国霸权,另起炉灶提出了TPP、TTIP这些全新的全球化规则。川普上台之后这些被终止了,是不是意味着美国不再推进全球化了呢?不是。川普也在另找途径。过去全球化都是多边规则,几百个国家、几十个国家来谈。现在川普寻求单边,一个一个的谈,双边谈判没有能谈过美国的,他通过双边谈判的机制来寻求美国机制的最大化。他放弃了过去多边谈判的框架,放弃了他过去对于整个世界做出的承诺,提供国际公共品,现在大家都承担。

  在中国周边,在南亚、在周边朝鲜、韩国、日本,和美国的关系都体现出这一点。所以这个意义上说,美国还是在寻求全球化,是一个更加有利于它的全球化。

  李扬说,中国也是这样。我们说过去发展方式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说两件事,一是在内过度依赖于投资,投资主导型,在外过度依赖于外需,外贸主导型,这是不协调、不科学的发展方式。于是现在全面改革,投资增长率下降了,过去平均26%,现在降到8.9%,所以不是投资主导了,现在是内需主导。

  对外也是这样,原来对外依赖度最高的时候64%,我们的贸易顺差占百分之十几,但是今天我们的进出口占GDP大幅度下降,在30%以下,贸易差额占GDP的比重占到3%以下。现在我们摆脱了贸易主导型、外需主导型的经济,这是纠正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不科学的发展方式的。但是放在全球环境中看,我们发现这是去全球化的措施。

  李扬最后说,中国和国际上的交往比重在下降。这个难道一味说它不好呢?不是。他为什么得出结论现在去全球化表现出两条,第一条是传统的全球化不可持续,第二条是全球都在寻找新的全球化的路径。

  经济分析已有20多年,从前几年开始已经在新的架构下,比如中国对投资的依赖、对外资依赖都急剧下降,进入了内需主导的经济,它一定有新的特征。所以今后更多的要探讨这些新特征,社科院的报告一定在这方面给大家提供一些新的成果。

标签:

责任编辑:唐可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