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投资理财 >正文

红岭创投又添一笔坏账:这次碰上辉山乳业 “大标”业务急刹车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7-03-31 19:00:00

  3月28日晚,红岭创投“辉山乳业风险处置小组”发布公告,题为《关于辉山乳业5000万元贷款情况汇总》。公告信息量很大,重点为辉山乳业暂时无力偿债,请求债主体谅,为后续引资和发展创造空间。

  这意味着,红岭创投将新增一笔坏账,而且是5000万元的“大额标的”,这家网贷平台的资金链安全问题再次接受严酷考验。

  反观辉山乳业这边,似乎已经从死亡线上走了出来。有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金融办领导的掩护,辉山的债务危机将大大缓解,为后续引资和发展提供了空间。

  上述风险处置小组公告显示,3月27日上午,辉山乳业董事会主席杨凯约见8家债权人,谈话主要内容为:

  1、辉山乳业生产产量和质量正常,并没有受到资本市场的冲击。辉山乳业正在按计划进行内部重组,计划引进国内顶级战略投资者。

  2、本次事件引起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高度重视,省市政府已成立5个应急小组协助辉山乳业进行重组。

  3、上市公司体系内和体系外所有债务辉山乳业都会承担,请各个债权人续期、展期、再卖一期产品,并给予辉山乳业足够的时间,以时间换空间,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一起共渡难关,对辉山乳业的持续经营保持信心。

  一次会谈,一些轻描淡写的请求和承诺,数十亿的债务就要延期...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授信余额为140.2亿元,涉及多家银行,其中有信用贷款,也有抵押贷款。

  问题在于,红岭创投用的是信用贷款,未作抵押。业内人士分析,这笔钱极有可能无法收回,即便后期收回,红岭创投也要为此承担很高的成本。

  红岭创投紧急停发“大标”

  就在“风险处置小组”发布有关辉山乳业5000万贷款情况的同一天,红岭创投紧急宣布停发“大额标的”。3月28日,红岭创投对外宣布:为符合监管政策,我司拟于2017年3月28日后,网站停发快借标、议标、特标单笔100万以上大额标的。

  实际上,红岭创投决定在3月28日这一天停发大标,也并非偶然,只不过恰好赶上辉山乳业事件,很容易让人对号入座。

  2016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正式落地。《办法》对于自然人、法人实体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总额设立了20万元、100万元的限额上限,对于在不同平台的借款总额设立了100万元、500万元的限额上限。

  红岭创投在“大标”市场驰骋多年,自然首当其冲。同年9月25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微博披露,公司筹划将大标转入线下,已经开始测试,预计2017年3月28日线上大单(大额标的)将停发。

  在“2016年度股东大会暨2017年红岭控股投资人交流会”上,周世平表示,停发大标虽然有难度,而且公司内部也存在争议,但还是按监管意见停发。

  历史坏账风波

  作为一家网贷平台,红岭创投出现坏账问题并非首次,2014年至今,能够检索到的公开信息至少四起,投资标的基本上过亿。很显然,相当大一部分为超过100万的“大标”。

  2014年8月28日,周世平在其网站论坛上发表《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的帖子主动爆出旗下广州纸业贷款项目出现1亿元坏账。公开资料显示,这起坏账本金合计1亿元,本息合计1.0531亿元;涉及投资者4567人,人均投资金额2.19万元。在投资者中,投入金额最高的达240万元。

  2015年2月,多名投资人在红岭创投论坛发帖称,在红岭创投平台上融资的安徽森海园林景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已经被法院列为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其担保方安徽文达集团则陷入资金周转困境。红岭创投回应称,森海园林确实于2014年6月在红岭创投平台上申请借款7000万元,红岭创投2014年9月已经发现问题并介入。

  2015年6月,投资人在红岭创投社区曝料,红岭创投安徽9号借款人王振国疑已跑路。从红岭创投官网获取信息,该项目由红岭安徽分公司上报。借款企业为安徽国宇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位于安徽某市,注册资本10030万元。

  2015年底,周世平主动曝光红岭创投当时的坏账为5亿左右,有的是借款人跑掉了,有的是抵押物不充分。对于这5亿坏账的产生详细原因,红岭创投并没有详细披露。

  这一次,红岭创投栽在了一家上市公司手里,而且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的辉山乳业。3月24日股价离奇暴跌以来,辉山貌似已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红岭却忙着发公告,废“大标”,谋求新的业务模式。

标签:

责任编辑:唐可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