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米二代”力建拼购村,半年叫响庆安大米
2019-10-14 17:50:00  来源:东方网  
1
听新闻

  2019年8月8日10时,黑龙江省气象台曾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当天到夜间,庆安降雨量将超过50毫米。

  当时的梁兴晟还沉浸在苏宁拼购日,大米订单量破一万五的喜悦里,怎么也没想到,暴雨送来的,是48小时内难发货的“贺礼”。

  那几个天里,想尽办法发货,与给用户挨个打电话道歉、赔款,成为了梁兴晟和他的售后团队最主要的工作内容,“几宿几宿合不上眼,没亏多少钱,但真是吃了教训。”

  梁兴晟坐在一望无际的稻田里,秋日的庆安,风很大,太阳却是极好,他双手拨弄着稻穗,回想起两个月前,依旧心有余悸。

  梁兴晟说,跟父亲的赌约快到期了,他不想输。

  “是金子怎么不能回家发光?”

  庆安县,是隶属黑龙江省绥化市的一个小县城,距离哈尔滨170公里。车辆如果沿着333国道行驶,东西两侧,都将是看不到边际的金色稻田,稻穗低着头随风摆动,层层金浪掀起。

  久胜镇位于庆安县北部,人口24500人,耕地面积达174000亩,人均收入为15600元,久胜镇镇长于秦说,这样的收入在庆安县属于中上游水平。

  梁兴晟从小在久胜镇长大,躺在稻田里,蓝天近得好像伸手就能够到。他总是叼着麦穗梗,想着怎么才能摆脱庆安。大学毕业那年,他跟父亲说,想出国。

  梁兴晟是家里的小儿子,兄长在大连工作。梁志忠对自己当时的私心非常坦诚,“至少有一个儿子得在身边吧。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回家咋就不行呢?”

  2012年,梁兴晟回到庆安开起了火锅店。

  当时正值东北火锅在网红界的上升期。火锅红利时代,他尝到了甜头,但没有上头,再三思考后,决定收手,“凌晨才能下班的工作,我媳妇儿,受不了。”

  在那以后,梁兴晟开始接手家里的生意,“卖大米。”

  梁志忠经营大米生意几十年,梁兴晟从小在米堆里长大,水稻变成大米,中间的每一环他都如数家珍。但他越了解,心里的问号就会越大。

  “收稻、卖米,这样的模式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

  “我们潜在的客户要怎么挖掘?”

  “庆安卖米的农户太多了,可是收益是真的低,要是能一起发财就好了。”

  2016年,电商盛行的风,吹醒了梁兴晟的春天。固化的消费圈层被打破,庆安大米不再只卖给固定的经销商,而是通过互联网,从他手里开始走进千万百姓家。

  父子对赌:三年还100万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需要胆识。说服别人给自己买螃蟹,甚至一起吃螃蟹,就不是张嘴的功夫了。

  父亲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梁兴晟搞电商的人,“我们向来是先收钱,再发货,互联网说啥要先发货,过一阵子,才能收到钱,这,谁说得准?”

  没有父亲的支持,梁兴晟的启动资金少了大半。不过,父母一旦与子女发生争执,鲜少会赢。

  上一代的不忍心,成为下一代隐形的筹码。

  梁志忠拿出了50万,要求梁兴晟在三年之内,线上产值达到线下的一半,在归还100万的同时,帮助当地农民创收。

  钱是有了,但八字似乎还没有一撇。

  事实上,运营、售后、美工、物流……电商卖货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人才和专人培训。庆安县具有很多四五线城市的典型特点:小镇没有青年,50岁以上群体占了大半。

  人才缺失成为又一问题。

  “去你们公司做什么?”“做电商。”

  “电商是什么?”

  梁兴晟说,在最开始招人的时候,他常被这么追问,“越解释,心里会越没底。”可箭已经在弦上,甚至有人为你拉起了弓,宁拽着不松手,“就太没面儿了。”

  他只能一个又一个说服,从管理人员到农户。

  乡土中国的好处是,乡里乡亲看着长大的孩子有难处,就算对他的梦想并不看好,需要搭把手的时候,总觉得义不容辞。

  “庆安米很好,吃啥别地儿米?”

  今年50岁的赵洪义,是梁兴晟雇来收割水稻的“技术工”,他和老伴儿种了一辈子地,自己家就有两百多亩需要打理,“种地多了,费用也高。”

  两个老年人,200多亩地,咋搞?

  赵洪义说,现在很少有农户“亲自”种地,更多的是学会操作各种机器,“早年好像不现实,可现在种地有大车,插秧有插秧机,收地有收割机,整完了这草呢直接扔打包机……”

  赵洪义开收割机十几年,是稻田里的老司机,“开得稳,收拾得干净”,也是梁兴晟的好帮手。

  秋收时节,霜是农户干活的命令,“水分不下来,就不敢收。晚上天黑了,露子上来了,粱潮了,不能收。”为了能让收下来的水稻产出口感最好的米,每天的秋收时间就更少了。

  赵洪义说,他一天能收割两垧,一垧约收入一千两百元,一场秋收下来,大概能赚个8至9万,偶尔有老伴儿帮衬,会赚得更多。

  在赵洪义看来,庆安拥有独一无二肥沃的黑土地,完全绿色有机肥料,是他最骄傲的地方,“吃啥别地儿米?”

  像赵洪义这样的农户,与梁兴晟进行合作的,大概有两千人。他所在的黑龙江聚晟米业有限公司,目前在庆安县拥有水稻种植面积超一万亩,主要生产模式有三种,包括订单制、收购制和自营制,订单制,即对农户进行下单,对种植品种、技术和收成进行相关规定与教学,来年进行收购。收购制,则是从农户手上直接收购粮食,自营制,是自己承包相关土地,自行耕种。

  除收购制以外,包括稻苗、种植技术、农药品种、收割方式和后期处理等一系列环节,梁兴晟团队都会一手包办,“黄稻2号、绥粳18号、龙粳31号……我们会根据土地的情况,决定种什么品种。这些品种都是经过几代人研究、总结出来的优良品种。包括施肥等具体的技术,我们也会交给农户,确保米的产值和质量。”

  下沉渠道的大米需要渠道下沉

  2018年初,在经过若干个平台后,梁兴晟发现了苏宁拼购。

  和普通电商平台相比,苏宁拼购可以让来自庆安县的大米,到跟它一样的县城去。和一般拼团平台相比,苏宁拼购在看中低价的同时,也注重质量,“父一辈几十年的牌子,不能丢。”

  2019年1月至6月的半年时间里,梁兴晟在苏宁拼购创造了超过500万元销售额,成为成长速度最快的商家之一。

  但是,这些都还不够。

  梁兴晟得知苏宁拼购在全国范围内遴选拼购村之后便开始积极申报,对他而言,庆安大米能够走向全国才是他的第一要务。

  水稻在秋收以后,需要经过清理、去杂质、去稻壳、去碎米、冷却、色选、剖光、二次去碎米和灌袋等多重环节,这些需要严密的机器加上人工双重作用。梁家的厂区面积约有50000平,大米生产车间10000平,相关工人超百人。

  该厂区最大可承担单日120吨大米的产量,全年约能生产40000吨。

  只是秋收农忙时期,同时也是农户的工人们都需要回家收割,厂区工人的招募成为难题。

  谭庆华今年54岁,在人均耕地面积达到8亩的庆安,她却只有和老伴儿的一方天地。

  这样的情况在厂区工人中,占了多数,“没有耕地,他们和别人比肯定少了些保障。但也因为这样,整体工作更加稳定,我们也更愿意用这样的人。”

  谭庆华说,他们月收入大约在3000元,件数如果增加,薪酬也会变多,“已经足够了。”

  10月10日,截至12点,梁兴晟所创办的“亿米多”品牌大米在苏宁拼购订单量过三万。“债主”梁志忠甚至开始在厂区开铲车,运送大米出库,他笑着说,自己在给儿子打工,但这场已经看到结局的他很欣慰。

标签:
责编:唐可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