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名家解读 >正文

专家:美国在用最强减税吓唬谁?

来源:中新网   2017-04-28 20:45:00
26日,美国白宫公布了包含所谓“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减税”的税务改革计划。此次减税将惠及企业、中产阶级和某些高收入人群,该方案还将取消多项税收减免政策,比如“奥巴马医保”税等。

  26日,美国白宫公布了包含所谓“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减税”的税务改革计划。

  此次减税将惠及企业、中产阶级和某些高收入人群,该方案还将取消多项税收减免政策,比如“奥巴马医保”税等。

  虽然美国人民还没能搞清楚,这一计划的代价将由谁承担以及如何承担。但仅就“史上最大”的说法,就足以让大洋彼岸的中国企业眼热。那么,中国民众就要问一句:“我们”呢?

  如果问出这个问题,暴露了你不够关心“国是”。对中国而言,税改政策是“一波”。

  今年4月30日,中国营改增试点将迎来一周年。据官方预计,届时,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将实现减税6800亿元左右。这是近年来中国最大规模的减税措施。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公告,出台十条增值税新规,其中八条将于5月1日正式执行。这次新政进一步明确营改增试点运行中反映的有关征管问题。

  但这并不是近期财税领域唯一的“大事件”,上周国务院常务会议更是推出6大减税举措。

  减税,是一件让企业高兴的事。减多少,是企业迫切想知道的事。

  目前来看,这一波“财税红包”来势汹汹,减税力度较大,接收姿势摆好了吗?

  为了让你能以正确的方式打开“减税红包”,中新社国是直通车特邀中央财经大学中财-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教授温来成手把手教你。

  温老师的文章题为《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全文在这里:

  减税降费1万亿

  4月19日,在国务院常务会上,国务院决定在一季度已出台降费2000亿元措施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出6方面减税举措,预计全年将再减轻各类市场主体税负3800多亿元。

  4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营改增有关征管问题的公告》,提出,纳税人销售活动板房、机器设备、钢结构件等自产货物的同时提供建筑、安装服务,应分别核算货物和建筑服务的销售额,分别适用不同的税率或者征收率;一般纳税人销售电梯的同时提供安装服务,其安装服务可以按照甲供工程选择适用简易计税方法计税等十条增值税新规。

  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就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减税降费,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

  另外,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记者会上还承诺,“今年要推进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减税降费的额度将力争达到1万亿元!”。

  而在中国经济运行进入新常态,传统产业产能过剩,产业升级改造任务繁重,资源环境约束进一步增强、国际市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情况下,亟需转换经济增长模式,培育经济增长新动力。

  其中,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促进实体经发展,就是重要的选择之一。

  这轮减税政策导向很明显

  那么,如何评价本次政府减免税政策,展望未来政策发展空间,我认为,主要有四个方面:

  第一,落实减税政策,提高政策实际绩效。

  从本次提出的减税措施看,其政策导向非常明确。

  如将增值税税率由四档减至17%、11%和6%三档,取消13%这一档税率;将农产品、天然气等增值税税率从13%降至11%。

  同时,对农产品深加工企业购入农产品维持原扣除力度不变,避免因进项抵扣减少而增加税负;将商业健康保险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试点政策推至全国,对个人购买符合条件的商业健康保险产品的支出,允许按每年最高2400元的限额予以税前扣除。

  这两项政策具有明确的民生导向,减轻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类产品的税负。

  而扩大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范围,则有利于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扩大就业,拉动经济增长;

  提高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在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地区和苏州工业园区开展试点,对创投企业投资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的,可享受按投资额70%抵扣应纳税所得额的优惠政策;并将享受这一优惠政策的投资主体做了扩展。这些措施,都有利于加快科技进步和产业升级的步伐。

  将2016年底到期的部分税收优惠政策延长至2019年底,也是减轻企业税负的重要措施。

  落实这些减税落实,既有利于减轻企业负担,也有利于实现国家特定的经济社会政策目标。

  第二,优化政府收入结构,继续减轻企业税费负担。

  从中国目前宏观税负数据及企业实际负担来看,降低税费负担还有一定空间。

  首先,应逐步降低行政事业性收费等非税收入在政府财政收入的比例,原则上不再设立新的政府性基金,合并和减少现有政府性基金,从而减少滋生乱收费、乱罚款的土壤,形成税为主,费为补充的政府财政收入格局。

  其次,继续推进清费、费改税的工作。对现有收费项目,能取消的就取消、能合并的合并,较大幅度减少收费项目,有些具有税收性质的收费,实行费改税,或并入相关税收中征收。从制度上、程序上,严格控制新设收费项目。

  再次,进一步规范管理合理的收费项目。对于合理、需要继续保留的收费项目,在票据管理、预算管理、监督检查等环节,加强监管力度,防止有关部门擅自扩大收费范围、提高收费标准,加重企业负担。

  第三,减负与减支联动,加快政府职能转变。

  在减轻企业的税费的同时,需要加快政府职能的转变,进一步规范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活动的不当干预,并收缩可以由非营利组织和自愿者发挥作用的社会管理领域,精简政府相应支出,降低政府等公共部门管理成本,实现政府预算在新的政府职能基础上的收支平衡。

  而不能走一方面给企业减轻税费负担。另一方面,通过扩大财政赤字,增发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券,维持庞大财政支出格局不变的老路。这种企业减负只能暂时性的,不可持续。

  因为从根本上讲,政府债务是税收的预付,当下举借的债务,需要若干年后的税收去还本付息,最终仍然是纳税人的负担。

  从中国公共管理成本、政府对社会事务管理的现状分析,削减政府支出,减轻纳税人负担方面,还有较大空间。

  第四,提高服务质量,为纳税人提供优质纳税服务,减少额外负担。

  除了减轻纳税人直接的税费负担外,为纳税人提供优质纳税服务,减少额外负担,也是减轻企业负担,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

  这就需要税务机关在为纳税人服务的过程中,能够简化办事程序、提高办事效率,减少纳税人在纳税过程中发生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消耗,既额外负担。

  在管理制度方面,能够精练高效,方便纳税人;

  在技术方面,依托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为纳税人提供快捷、有效的服务,努力减少纳税人不必要的消耗;

  在税收政策方面,及时为纳税人提供政策信息和辅导,预防纳税人违法违纪和经济损失等,为纳税人生产经营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标签:

责任编辑:唐可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