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金融证券 >正文

如何理性看待新兴市场资金流动?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8-05-15 10:40:00

  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增速差是决定流入新兴市场资金规模的关键变量,当前新兴市场的宏观态势是决定跨境资金流动的关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主要投行均预测认为,2018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提升,不仅快于发达经济体,同时还将继续拉大与发达经济体的增速差。

  自4月份以来,土耳其里拉、俄罗斯卢布、阿根廷比索和巴西雷亚尔接连抛售引发了市场对于国际资本撤出新兴市场的担忧和不安。然而,如果回顾和对比上一轮新兴市场国家波动,投资者不应过度看空本轮美元强势等因素带来的新兴市场资金流动。

  目前,市场的共识之一是美元指数近期走强,导致了新兴市场货币抛售并冲击新兴市场资产。实际上,目前美元走强仅仅是恢复至年初水平,真正导致新兴市场波动的是美元短期走强背后因素以及对2017年全球投资模式的冲击。

  今年1月份至4月份,美元指数长期低迷。直至4月份,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3%心理节点,全球投资者开始对美元预期发生逆转。4月中下旬之后的一系列央行决议和货币政策前瞻显示,美国货币政策显著领先欧元区、英国和日本。本已在2017年大幅下降的美欧利差在2018年再次扩大,其中10年期美国国债与德国国债利差已经扩大至30年以来的高位。这一节奏差异再次推升了市场美元的预期,也造成了美元流动性回流美国本土。

  这一预期变化也开始影响全球投资模式。在2017年美元大幅走弱之时,套利交易盛行,投资者以较低成本借入美元并投资于高息的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以获取息差收益。但是,在目前美国实际利率上升以及美元走强的情况下,较高的美元融资成本使得套利交易负债端面临的压力日益升高,套利交易吸引力下降,资金撤出可能导致新兴市场资产价格大幅波动。

  国际金融协会统计数据显示,4月16日至5月4日全球投资者从新兴市场债市撤出资金规模达到61亿美元。新兴市场股市流动同样受到冲击,但是回撤规模相对较小,只有31亿美元。

  这一状况使人们不禁想到2015年和2016年新兴市场面临强势美元之后出现的大规模资本外流。然而,当前的新兴市场国家态势与此前有着根本性的差异,其经济基础面仍然稳健。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公司资深新兴市场分析师艾利克斯沃尔夫日前表示,历史数据显示,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增速差是决定流入新兴市场资金规模的关键变量,当前新兴市场的宏观态势是决定跨境资金流动的关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主要投行均预测认为,2018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提升,不仅快于发达经济体,同时还将继续拉大与发达经济体的增速差。

  从今年头4个月数据来看,新兴市场的总体增速要比去年四季度更稳,尤其是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中国和印度增长动力明显。中国货币政策的定向宽松和房地产部门持续强势意味着2018年经济增速很有可能超出各方预期。印度经济总体健康度也在不断提升,经济加速增长也成为大概率事件。此外,虽然美元走强仍未见顶,但是投资者认为近期美元指数上升并非新一轮走强周期的起点。

  基于上述原因,国际金融协会认为,不应过于悲观解读和预期2018年新兴市场的资金流入规模。

  在5月份最新统计报告中,国际金融协会认为,2018年流入新兴市场的非居民债务投资资金将下降至2550亿美元,但主要是因为2017年流入新兴市场债市的资金已经达到了历史高位3150亿美元。虽然报告同时下调了流入新兴市场股票的资金规模,但强调这主要是因为沙特阿美公司IPO的押后。国际金融协会仍然对流入新兴市场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和银行资金保持乐观态度。预计2018年,新兴经济体非居民FDI流入规模将维持在5250亿美元,为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当前认为新兴市场面临困境仍为时过早。国际金融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元强势的2015年和2016年,新兴市场总体非居民资金流入规模仅为3900亿美元和7950亿美元,且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呈现净流出状态,规模分别为4310亿和2840亿美元。近期虽然美元强势,但是国际金融协会仍然预计2018年、2019年新兴市场非居民资金流入规模将分别达到1.21万亿美元和1.35万亿美元,均比2017年有所提升。同时,该机构还预计2018年和2019年新兴市场跨境资金仍然呈现净流入态势,流入规模分别在3460亿美元和3930亿美元,均高于2017年的2830亿美元。(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蒋华栋)

标签:

责任编辑:唐可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