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今日要闻 >正文

货币政策委员会刘世锦:结构性去杠杆有序推进

来源:经济日报   2018-07-05 12:25:00

  降低杠杆率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一项重要举措。当前我国去杠杆成效如何?杠杆有何结构特征?对于我国杠杆率趋势该如何看待?《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

  记者:一些统计数据表明,我国去年以来的去杠杆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对此您如何评价?

  刘世锦:2017年以来,我国宏观杠杆率上升势头明显放缓,稳杠杆取得初步成效。2017年杠杆率比2016年高2.4个百分点,增幅比2012-2016年杠杆率年均增幅低10.9个百分点。2018年一季度杠杆率比2017年高0.9个百分点,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1个百分点。去杠杆初见成效,我国进入稳杠杆阶段。

  杠杆率趋稳的主要原因: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明显成效,企业利润、财政收入保持较快增长,有助于消化存量债务。2018年1-5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6.5%,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2.2%。二是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及结构性信贷政策效果显现,货币信贷总体保持适度增长。2018年5月,M2同比增长8.3%,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0.8个百分点,为稳杠杆创造了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同时,人民银行采取有效措施,着力优化信贷结构。2018年5月末,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贷款下降2.1%,低效融资需求受到明显遏制;房地产贷款增长20.5%,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4.5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增长18.9%,增速下降13.7个百分点。此外,委托贷款、企业债券、表外融资等业务受金融去杠杆影响,增速明显放缓。三是地方政府融资担保行为进一步规范,平台公司等软约束主体债务增长受到明显遏制。

  记者:杠杆率总体来看下降了,那么从结构上来看,大家关注的国企、政府和个人杠杆率是否也出现了变化?

  刘世锦:在总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杠杆结构也呈现优化态势。

  一是,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明显回落。2017年企业部门杠杆率比2016年小幅下降1.4个百分点,2011年以来首次出现净下降,而2012-2016年年均增长8.8个百分点。2018年一季度企业部门杠杆率比上年同期低2.4个百分点,预计2018年企业部门杠杆率比2017年有小幅下降。

  分企业类型看,工业企业中资产负债率相对较高的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明显回落,2018年5月为59.5%,比上年同期低1.8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率较低的外资企业、私营企业,则相对稳定或有所提高,2018年5月分别为53.8%、55.8%,比上年同期高0.1和3.9个百分点。

  二是,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速率边际放缓,债务安全性可控。

  2017年住户部门杠杆率比2016年上升4.1个百分点,2018年一季度上升1个百分点。虽然住户部门杠杆率持续上升,但上升速率出现边际放缓。截至2018年5月末,居民贷款增速连续13个月回落,从2017年4月的峰值24.7%降至今年5月的19.3%。

  住户部门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一是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仍处于较低水平。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日本住户部门杠杆率分布为78.7%、57.4%,均高于我国水平。二是住户部门偿债能力较强。人行储户调查显示,2017年,月偿还债务占家庭收入比例超过六成的储户占比仅为1.38%,这些储户债务约为全部被调查储户债务的7.5%。2017年末,我国住户部门贷款/存款为62.1%,存款完全可以覆盖居民债务。三是住户部门债务抵押物充足,期限较长,违约风险不高。2017年末我国住房贷款余额仅占抵押物价值的58.3%,住房贷款平均合同期限为272个月,流动性风险可控。2018年一季度末居民住房贷款不良率仅0.29%,比上年末低0.01个百分点。

  三是,政府部门杠杆率持续回落。

  2017年政府部门杠杆率比2016年低0.4个百分点,连续三年回落,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回落0.7个百分点。分结构看,中央政府杠杆率保持低位稳定,2017年为16.4%,比上年高0.3个百分点;地方政府杠杆率有所下降,2017年为19.9%,比上年低0.7个百分点。

  记者:您对接下来我国杠杆率的变化趋势如何判断?

  刘世锦:未来我国杠杆率将总体趋稳。

  过去一个时期我国杠杆率增长较快,与我国储蓄主体与投资主体不匹配、权益融资比重偏低、货币化进程和金融深化较快、国有企业和平台公司曾一定程度上承担政府职能等因素有关。随着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上述推升杠杆率的因素正在出现重要变化。一是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关键是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多地关注就业、企业盈利、发展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等指标,不能再通过人为抬高杠杆率追求过高的增长速度,这将在宏观上带动杠杆率下行。二是我国商品和要素领域的货币化程度已经较高,伴随着人口老年化的到来,城镇化进程趋缓,货币化过程也将减速,在杠杆率上会有所显现。三是金融监管加强,金融市场逐步完善,影子银行等导致杠杆率上升的状况将会有较大改变。四是地方政府债务约束加强,特别是对地方政府隐形债务的清理、整顿和规范力度加大。五是去产能取得重要进展,供求缺口收缩,企业盈利能力和可持续性增强。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未来我国杠杆率将总体趋稳,并逐步有序降低。

标签:

责任编辑:唐可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