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净值人群主要来自哪些行业、哪些省份?他们怎么理财?
2019-11-12 11:22:00  来源:澎湃新闻  
1
听新闻

  近几年,一个群体悄然诞生,银行的相关业务部门也随之兴起。

  这就是高净值客户,以及专门为其投资理财服务的部门——私人银行部。

  由于日常难以接触到这个部门,外界对其多有想象。11月8日,在兴业银行组织的私人银行沙龙上,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戴叙贤为详解了目前中国私人银行的发展情况,“揭秘“中国的富裕阶层的理财投资具有哪些偏好。

  按照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私人银行行业发展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2007年至2017年间,中国私人财富总量增幅近200%,增速为全球之最。截至2017年底,中国私人财富总量达到24.8万亿美元(约166.7万亿人民币),在世界各国的财富规模中仅次于美国。

  除了财富总量迅猛增长,高净值人群数量同步激增,从2008年的36万人增长至2017年的126万人,复合增长率达到15%。与此同时,中国高净值人群财富总量不断提升,从2008年的16719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64948亿美元,在亚太地区占比高达30%。

  《报告》显示,中资私人银行的管理资产规模(AUM)从2017年的10.82万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2.31万亿元;私人银行客户数从2017年的76.20万人,增长到2018年的90.77万人。

  根据参与调研的银行提供的数据,私人银行服务在需求和供给端上的分布基本保持一致,东南沿海地区最为集中。其中广东省、浙江省、江苏省,无论在私人银行客户数量、客户资产规模,还是在私人银行机构数量和服务人员数量方面,均名列前茅。

  哪些行业最造富?

  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戴叙贤介绍,根据他们的研究,我国高净值客户财富增值主要来源于如下几个行业:近25%来源于传统制造业,15%左右来源于房地产(注:国外靠房地产投资、炒房成为高净值客户的占比没有中国高,此为中国独有现象)。排第三位的是金融投资,此后依次为高科技、医疗、煤炭、石油,以及传统服装行业。近五年有一个新增行业——文化和娱乐,也贡献了不少高净值客户。

  中国的高净值客户人群,80%是企业主,还有少部分房地产投资客、银行等金融机构高管以及职业经理人。

  富裕阶层青睐怎样的理财方式?

  在经历了股市、楼市、互联网金融等波动的磨砺后,高净值人群的投资行为日趋稳健,金融需求发生变化。

  大部分私人银行客户趋于稳健,投资心态日益成熟。在企业创办者和继承者中,对于保障本金的稳健性投资诉求最为强烈,追求降低投资组合的整体风险,实现家族资产在长期内平稳增长,避免财富流失。而金融投资者的风格相对激进,这部分客群本身具有丰富的金融经验,通过运用金融杠杆,以较小投入撬动较高收益,风险承受能力最强。

  在过去多年间,银行理财和房产曾经是大众投资的主要方式,如今越来越多的私人银行客户多元化资产配置意识逐渐形成,追求长期保值增值。财富净值在5亿-100亿元及以上人群落实及准备多元化资产配置的比例显著高于其他人群。出于多元化资产配置的需求,高净值客户通常会与3家或以上的机构合作。

  72.55%的高净值人士选择以全权委托和专业咨询的方式打理财富,在净值100亿元以上的人群中,接受全权委托的比例达到27.27%,显著高于其他人群。对于高净值客户来说,打理财富的需求不仅仅是资产的保值增值,还要综合企业战略、家族规划、传承计划等多重因素进行全盘考量,因此对投顾建议的需求更大。

  经过改革开放40年财富的快速增长后,一代企业家已逐步走到财富传承的十字路口,70%以上的人年龄超过50岁,核心需求由重视投资收益向重视财富传承转移,通过继承成为高净值人士的二代群体快速壮大。

  那么,高净值人群青睐怎样的理财产品呢?

  戴叙贤介绍,由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增加,高净值人群的避险情绪升温,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减少资本市场投资,转向流动性高且收益稳定的银行理财产品、风险收益比相对较高的私募股权产品、能够对冲国内市场风险的境外投资产品以及相对稳健且具备传承功能的保险和信托产品。

  值得关注的是,100亿元以上超高净值人群的境外资产配置比例达到17%,净值越高的人群,境外配置资产需求越强。中国香港和美国是高净值人群境外资产配置最热门的选择。

  私人银行行业现状

  而面对规模如此巨大又不断快速增长的群体,我国商业银行的私人银行存在哪些短板呢?

  戴叙贤认为,目前,中资银行的产品线以收益率偏低的固定收益类为主,对其他产品的配置主要采取代销模式。投研能力的局限导致一些银行难以提供定制化资产配置服务,难以提供超高净值客户需要的稀缺性投资机会。中资银行覆盖市场范围的局限,导致一些希望配置海外资产的客户只能另寻他径。

  而目前在财富管理市场上,中资银行面对的竞争也不小:拥有全球化资源平台、丰富财富管理经验的外资银行;具备家族信托制度优势、拥有金融牌照优势的信托公司;资本市场投研能力强大、经纪业务向财务管理快速转型的证券公司,以及创新迭代速度迅速、用户基数庞大的互联网巨头等,都是中资银行需要面对的竞争对手。

  戴叙贤表示,2007年是中国私人银行元年,短短12年间,中资银行竞相布局私人银行业务。国有大行以“量“取胜,客户基础庞大;股份制银行服务创新,近年来城商行也开始奋起直追。银行间的竞争也很激烈。

  戴叙贤介绍,到目前为止,中国的高净值客户的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已经突破70万亿,今年,有6个省(广东、浙江、江苏、北京、上海、山东)的千万富翁数量已经超过了10万户,山东是今年新增的一个。

  但是根据15家主流的商业银行数据的测算,到2018年底,我们私人银行的投资资产规模只有12.3万亿,还有50多万亿的增长空间。不少钱在民间以及其他的非典型金融机构里面。

  为何银行要做私人银行

  戴叙贤认为,私人银行体现了轻资产、轻资本、高效率的业务属性,也是商业银行转型的重要体现。轻资产是由于银行做的每一个业务,其实按照他不同的风险,是有风险资产的,而私人银行客户由于我们做财富管理,除了客户留存的存款之外,我们大部分做代理、代销产品,例如代销保险产品,配置基金、配置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按照目前的资管新规和相关的金融制度都是属于表外资产。

  轻资本是因为,私人银行客户是国际上标准的合格投资者,按照资管新规和巴塞尔协议上的相关规定,私人银行客户配置的资产,风险资产都是可以按零去计提,也就是它的风险资产的消化是最低的系数。商业银行的资产扩张是要受到资本充足率的约束,不能低于10.5%的资本充足率。如果资产配置不需要计提风险,也就意味着不需要去对应消耗资本金,这个资本金省下来了就可以用在其他表内资产的扩张,也就是可以翘动资本金的杠杆的效应。

  高效率是指资产流转快,卖给高净值客户马上就出表,流转效率高,实现了资产流转效益的倍数的增加。

标签:
责编:唐可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