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抢”饭碗还是“送”工作?江苏有答案了
2019-10-17 10:20:00  来源:新华日报交汇点  
1
听新闻

  14日至16日,全国政协调研组来到处于国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第一方阵的江苏,围绕“人工智能对劳动就业影响”进行调研。眼下人工智能对劳动就业影响有哪些?人工智能到底是“抢”走工作,还是创造了一些新工作?江苏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在调研座谈会上透露的信息,能给你一些答案。

  No.1

  制造业、服务业一线岗位更容易被机器“抢”走

  江苏省教育厅曾就人工智能对大学生就业的影响做过调研,调研结果显示,目前人工智能大量替代的是程式化和重复性较高的一线事务性、生产性岗位。从行业看,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一线岗位更容易被替代;从工作对象看,不与人沟通或少与人沟通岗位更容易被替代;从学历层次看,低学历更容易被替代。

  这一点在以汽车制造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中表现尤为突出。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公司对生产线进行持续的技术升级改造,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技术在各个生产场景得以应用,人机工程效率以每年不低于5%的速率递增,极大解放了一线生产员工的工作压力,生产员工人数逐年减少,公司连续5年停招中、高职毕业生。今年该公司面向2020届高校毕业生提供约30个岗位需求,以技术类和管理类为主,要求本科以上学历,主要招聘研究生学历毕业生。

  江苏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对131户制造业企业开展“机器换人”专项调查,发现2014年以来,企业因使用机器人技术而新增岗位47家,占比达35.88%;因使用机器人产生减员的有39家,占比达29.77%。调查认为,随着自助银行、无人超市等新场景的产生,在人工智能广泛应用的银行、零售等行业,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可能在短期内会有所加剧。比如,今年底前,江苏高速公路将全面取消收费站、推行ETC,原有5000多名收费员将面临转岗转业。

  江苏省科技厅副厅长夏冰认为,由于“机器换人”带来的结构性失业短期内还将客观存在,这种影响不仅局限于制造业,也将延伸到服务业的相关领域。比如,无人驾驶技术带来安全性提升,将导致驾驶行业的消亡和传统车险业务员的失业;互联网理财和“机器顾问”出现,将导致传统“面对面”金融理财咨询业的萎缩和消亡,引起理财顾问的失业,等等。

  No.2

  人工智能研发、深度对人服务岗位需求增加

  “机器换人”,并不是简单地产生替代效应。在江苏省委教育工委副书记苏春海看来,就像每一次技术革命给就业带来的影响一样,旧的工作被替代,新的工作就会诞生,人工智能正在渐进影响岗位供给的结构调整。它在替代旧岗位的同时,也促进研发人工智能和深度对人服务岗位需求增加。

  以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为例,由于“智能银行”和网上支付系统的广泛应用,大量柜员逐步转岗为市场营销人员,全省1500多个网点原有1万多个柜员,现在降到6000人。但与此同时,为深化客户服务和加大网上银行建设力度,江苏农行客户经理岗位和金融科技岗位需求大量增加,特别是金融科技岗。反映在校园招聘上,也是如此。该行今年面向2020届高校毕业生提供1200个本科以上学历的岗位需求,其中柜员岗位招聘逐年减少、客户经理(市场营销)和金融科技岗位需求增加。他们将面向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数学、统计学专业有专长的高校,引进从事各类业务系统的软件开发、数据分析、运营维护、安全管理等工作的应届毕业生。

  江苏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胡学同提出,随着工业生产线自动化、智能化水平的持续提高,新的工作岗位更多属于智能及自动化技术人才需求。江苏省人社厅对131家制造企业的用人需求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调查显示,有54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操作员,70户企业最需要机器人维护保养员,21户最需要机器人研发员。84%的企业招聘时会优先录用能熟练操作维护机器人的劳动者。江苏高速公路待分流的收费员中,相当一部分将通过再培训、再学习,转岗到ETC设备维护保养等新岗位。

  No.3

  新岗位开发速度明显快于旧岗位流失速度

  江苏省人社厅厅长戴元湖说,总体来看,人工智能尚未对江苏就业产生系统性、根本性冲击,新岗位的开发速度明显快于旧岗位的流失速度,全省就业形势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进中趋好的态势,城乡劳动者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据统计,基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的新业态发展迅速,对江苏城镇新增就业的贡献率达10%左右。

  虽然人工智能对就业的深度影响尚未显现,但江苏早已未雨绸缪。江苏把人工智能作为技术教育和技能培训的新兴领域,在全省近40所技工院校和12个国家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设立机器人相关专业,开设100多个机器人专业冠名班和订单班,年培养毕业生约1500人;将工业机器人纳入江苏省“技能状元”大赛,举办机器人相关专业赛事28项,积极打造人工智能人才培养高地。

  岗位的需求变化,必然带来对从业者专业、能力以及其他素养要求的变化,直接相关的职业教育培训也需及时进行调整。苏春海说,职业教育一直重视学生的各专项技能的培养和实训,比如使用机床对加工件进行冲、磨、刨等,坚持反复训练直到达标。但人工智能发展到今天,机器已变成人的肢体延伸,像冲、磨、刨等这样的工作不再需要人的参与,人的更多工作是操控和检修智能设备。

  大型国有企业南京中电熊猫信息产业集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正积极开展以工业机器人和智能控制为代表的技术改造,改装过的生产线对从事一线生产的职业院校毕业生的要求会大幅提升,毕业生对智能生产设备的操作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将更为重要。

  “只有充分发挥人工智能等技术带来的新兴产业兴起、高端岗位增加等积极因素,从引导劳动力向新产业分流和推动劳动力技能提升两方面着力,才能切实化解人工智能对劳动者就业带来的阵痛和冲击。”夏冰说。

  交汇点记者 顾敏

标签:
责编:唐可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