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施策,江苏着力解决融资难融资贵
2018-11-02 18:56:00  来源:新华日报交汇点  
1
听新闻

  10月31日,江苏省政府在南通召开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现场推进会,与会人士共商共推优化企业融资环境,降低融资成本。

  融资贵:源于制度僵流程长环节多

  因为规模小、缺少抵质押物、风险大,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要想在银行拿到贷款,并不容易。一般来说,在没有充足抵押物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寻找一家担保机构,由担保机构向合作银行申请贷款。贷款到期之后,必须要先还掉贷款,才能再从银行贷款。顺利的话,可以很快从银行拿到第二次贷款,如果不顺利,就要把之前走过的流程再走一遍。

  在这个过程之中,企业要提供担保费、上浮的贷款利率以及其他杂项费用。虽然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不高,但是经过这些环节层层加码之后,企业拿到的贷款利率并不低。其中,最为突出的是“过桥”费用,即如果贷款到期时,企业手上没有足够资金还款,那就要找其他资金垫付一下。因为企业要得急,所以“过桥”资金的利息很高,大多数为日息千分之四,且最少不低于三四天。“曾经有一笔300万元的贷款到期,一周时间,仅‘过桥’费用就支付了20多万元。”南通一家刺绣公司老总心疼地说。

  融资难、融资贵,喊了很多年,解决了很多年,但问题仍然存在。“从前三季度的金融运行形势来看,出现了总量增加、结构优化、成本趋降的向好态势。但是经济金融互动中政策传导不畅、市场预期不稳、政策合力不彰显等新老问题仍然凸显。”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郭新明直言,当前普遍反映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在央行和实体经济之间确实隔着金融机构这一中介桥梁。

  从目前来看,银行信贷依旧是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主渠道。而长期以来形成的基础设施贷款、国有企业项目贷款等方式,银行已经固有一套流程,这套流程在面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时,并不适用。为了引导金融机构创新体制机制,改善服务流程,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主要集中在银行信贷资源、人员、考核等方面,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与市场需求仍不匹配。

  融资难:需精准分析精准解决

  人民银行南京分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小微制造企业新增贷款量占全部制造业企业的42.6%,较上年同期大幅提高了8.9个百分点。贷款利率自今年4月开始下降,目前逐步企稳,并进入下降通道。江苏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熊涛说,每次跟企业交流,“融资难、融资贵”都是绕不过去的坎,而在与银行业金融机构交流时,它们总觉得在解决融资难、融资贵方面做了不少事,为什么还是得不到企业与政府的认可?“两方面的对话很难统一,究其原因,需要精准分析,究竟是什么行业、哪类企业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如果是有市场、有前景,暂时资金困难的企业,该帮要帮。而如果是‘两高一低’行业的企业,那该退还是要退,信贷资源要向高质量发展领域倾斜。我们需要打开融资链条,看看是哪个环节存在不畅通,银行业金融机构需要再进一步创新体制机制,创新产品,精准服务实体经济。”

  郭新明说,金融机构必须优化内部经济资本分配,加强绩效考核,落实尽职免责制度,确保“真金白银”和政策扶持能够成为实体经济的有效投入。

  开“药方”:增量增信增产品

  融资难、融资贵,如何对症下药?江苏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查斌仪说,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基础设施服务。推动省级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建设,扩大影响力,借助于互联网技术改善银企对接效率;完善普惠金融工作机制;推进小微企业转贷方式创新;加强直接融资服务拓宽融资渠道、强化再担保体系建设……以省级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为例,自5月上线试运营以来,至10月底,已经核准接入各类金融机构52家,企业用户注册数2.79万户,撮合成功授信1763笔,金额70多亿元,其中首次获得授信户有498户。

  针对企业最头疼的“过桥”资金问题,南通市继在江苏全省创新成立转贷基金后,今年又成立了江苏全省首家转贷服务公司,已经与23家银行签署了转贷服务战略合作协议。南通市常务副市长单晓鸣介绍,南通常设“融资会诊直通车”“金融帮服万企行”“金融顾问百企行”活动,与政府主导建立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创业融资服务平台、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三大平台,共同构成了解决企业融资难题的组合拳。

  从江苏全省来看,前三季度,全省各级公益性转贷应急资金平台为6000多家企业提供转贷金额近7000亿元。工商银行江苏分行行长田枫林说,对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贷款,工行以“保本微利”为定价原则,从二季度开始,对单户1000万元以内的小微企业融资实现差异化定价,四季度计划再投放不低于100亿元小微企业贷款,执行利率控制到更低水平。“降低融资成本是一项长期和系统工程,”他说,明年将对5万户普惠金融客户进行上门走访,为不少于2万户新小微企业客户提供金融服务。

  江苏省财政厅副巡视员徐洪林认为,财政与金融政策需要更加协同,进一步通过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构建各类风险补偿基金,提高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积极性。

  交汇点记者赵伟莉

标签:
责编:唐可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