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用光8亿美金” 贾跃亭许家印之争背后:谁的“法拉第未来”
2018-10-12 07:51:00  来源:成都商报  
1
听新闻

  10月7日晚,恒大旗下港股上市公司恒大健康一纸公告,将恒大与贾跃亭Faraday Future(直译为“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的纷争公之于众。此时距恒大与FF“联姻”还不足4个月,双方却已经站在了“分手”的边缘。

  作为恒大与FF“联姻”中的重要“子女”——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今年7月已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驰汽车”或“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其在广州市南沙区万顷沙镇用来建设FF中国电动车制造工厂的土地,施工进展情况如何?是否能顺利完成“24个月内建成投产”的要求?恒大与FF之间的矛盾是否会对其造成影响?而FF南沙拿地时是否得到恒大的“助攻”?这基本用光的8亿美金去哪了?是什么原因导致贾跃亭与许家印走向纷争?

  合作前:

  恒大系影子早已若隐若现

  拿地花的是许家印的钱?

  今年4月,FF关联公司睿驰汽车花3.641亿在广州市南沙区万顷沙镇拿了一块制造业用地,计划修建电动车制造工厂。彼时,背后的“金主”便已隐现着恒大的身影。此时,是双方宣布正式合作的两个月前。

  为何贾跃亭在资金困难时未将所有资金投入美国汉福德工厂进行电动车量产,转而在中国广州拿地建厂?拿地的钱究竟从何而来?成都商报记者就此电话或微信方式采访了FF多位相关负责人,但至截稿时,未获得明确回应。

  但梳理媒体的公开报道,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2月13日下午,贾跃亭在第一次FF全球供应商峰会上,曾主动曝出融资消息,称FF已成功完成15亿美元股权融资,其战略投资者为香港投资机构。但贾跃亭并没有具体说明投资方是谁。3月22日,他又在美国FF全员大会上宣称“5.5亿美元已经到账”。

  而在财新网4月7日的报道中,时颖董事华宏骥表示,FF的新投资人为香港富商赵渡,恒大未参与FF融资。“我们是(FF的)单一大股东。”

  新浪财经4月也曾报道,时颖公司董事华宏骥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投资了FF,款项用途之一,就是“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华宏骥表示,时颖与贾跃亭合作成立了一家公司。时颖出资20亿美金,占合作公司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以FF公司作价,占股33%;公司管理层占股22%。投资款将分期分批投入到该合作公司,专款用于产品研发生产及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目前时颖已向合作公司注资5.5亿美金。

  成都商报记者查询中誉集团官网发现,赵渡为中誉集团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而更为有意思的是,根据中誉集团2017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中誉集团分别持有恒大健康和恒大集团的股份2.66%和0.12%。同时,该集团还持有恒大集团9.5%和8.75%的优先票据。

  此时,FF与时颖、中誉集团、恒大集团这几家公司的关系还显得扑朔迷离。而随着恒大健康6月25日的公告,坐实了其是FF背后“金主”的身份。恒大健康公告称,以67.467亿港元收购时颖100%股份,从而获得其拥有FF公司4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合作后:

  一年不到就称没钱了

  8亿美金有没花在南沙?

  双方宣布合作后,是一系列的动作——

  6月25日的收购的公告中,还有人事调配的消息:恒大将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派驻两名董事,其中,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将任该公司董事长,并担任FF董事长,恒大健康主席时守明任合资公司董事。

  7月24日,睿驰汽车提出更名以及人事变更申请,并于8月初得到相关部门批准。更名后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也将由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担任法人代表。

  7月30日,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显示,名称曾为“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的Smart mobility(HK)公司是睿驰汽车的母公司,也已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控股(香港)有限公司。

  8月14日下午,酝酿了一段时间的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以下简称“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揭牌仪式在恒大中心正式举行。

  而在这一天新成立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的高管中,也不乏“恒大系”的身影。除上述公告中披露的夏海钧、时守明外,恒大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彭建军将出任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董事长;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原广汽丰田董事长袁仲荣,将出任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总裁;并由恒大集团调任刘浩、刘浩、刘俊、沈立柱、王全喜担任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副总裁。

  除了上述已完成更名的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新成立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另外,还有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销售(广东)有限公司在8月10日完成更名、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广东)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科技(广东)有限公司等诸多分公司也相继完成了更名。

  股权、高管、新公司……在恒大入股后,诸多FF在国内的公司都加上了“恒大”字样。

  然而,随着恒大系对FF集团介入的加深时,已经先后分批支付的8亿美元,贾跃亭却称“已经基本用完”了。

  根据10月7日恒大健康的公告,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时至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

  10月8日,成都商报记者赶往位于南沙区万顷沙镇的工地看到,远处有打桩机在作业,能听到机器工作声响。此外仅有一台挖掘机在现场,再没有看到其他较大的施工设备。据了解,此前网上有“FF南沙工厂停工”等说法,现场一位项目部工作人员对成都商报记者说:“都不是真的,你看,还是在有序进行中的。”

  一位接近恒大的相关知情人士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南沙的工地整体情况是按照时间节点的计划进行的。

  纷争苗头或早现

  紧急仲裁

  最快本月见分晓

  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正式揭牌。据恒大健康的公告,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有限公司为法拉第未来中国运营总部,全面负责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

  但是几天后,FF又发布了一则名为《法拉第未来全球运营声明》,称FF公司总部仍在美国加州洛杉矶,目前没有任何将全球总部搬离加州的计划。

  10月3日,时颖与FF原股东所成立的合资公司Smart King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10月7日,恒大健康公告显示,2018年7月,FF原股东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此时时颖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10月8日,FF回应称,“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而援引

  腾讯《棱镜》对一位接近FF的人士采访,签订此补充修改协议,恒大即试图获得对FF中国与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贾跃亭对此极其失望。” FF人士说,之前许家印到洛杉矶考察时,对FF员工表示不会插手业务,只提供资金,让大家不要为钱发愁。

  成都商报记者查询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官网了解到,紧急仲裁程序平均用时14天。届时,恒大是否能左右FF未来的融资计划?FF是否能通过新的融资稀释恒大的股权?双方的合作究竟是继续下去还是到此为止,围绕法拉第未来的诸多问题或将得到更进一步的答案。

  / 专家观点 /

  没有“农夫与蛇” 只是基于各自利益

  关于恒大集团与FF集团的纠纷,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这件事里,没有所谓的“负心汉”,也没有所谓的“背信者”。“问题的实质是双方基于各自利益对FF控制权的争夺。”

  宋清辉分析道,“说到底,贾跃亭方面发自心底不希望恒大一家独大,担忧未来有一天被清洗出局。媒体将贾跃亭和许家印比作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只是看到了问题的表层现象,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本质。”

  针对合资公司Smart King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一事,宋清辉对成都商报记者解读称,贾跃亭方此举,是对胜算有很大的把握,另在合资公司上也占多数董事地位,有很大的话语权。而此仲裁的结果,给FF与恒大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对FF而言,失去新“金主”的支持,无异于自杀;对恒大而言,则会有投资损失的风险。

  宋清辉认为,许家印的种种动作,也显示了其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极大的“野心。”对FF和新疆广汇的两笔投资,恒大在新能源汽车转型上已经花费超过200亿元。“入股广汇集团,恒大正是在为法拉第未来进军中国汽车市场开辟汽车销售渠道的打算。”宋清辉称。

  另外,对于FF多次公开强调的量产在即,宋清辉认为,量产车下线,对其公司的估值产生积极变化。“但从目前来看,FF最终能否量产、何时量产还是个未知数。FF或会再现乐视只讲故事的老路,并将一个接着一个讲下去。鉴于贾跃亭信用已经破产,下一步贾跃亭估计很难募集到资金进行生产。毫无疑问,如果募集不到资金,FF就会破产。”

标签:恒大;ff;时颖;乐视
责编:中江网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